兰州:“七里河体育场曾是我心目中的圣地”

来源:兰州晨报 2017-10-13 07:48

手机看资讯

传送到手机分享给朋友随身阅读

人物档案:田放,1958年出生,7岁随父亲迁居兰州。中学时训练田径,保持我省青少年800米纪录多年。1975年加入甘肃省青年足球队,次年进入成年队。随后代表甘肃征战国内乙级联赛多年。退役后又于1998年筹备恢复成立甘肃省足协,担任常务副秘书长,主持省足协日常工作。在其任内,甘肃天马、甘肃女足、兰州新星、兰州众友等足球队在甘肃七里河体育场先后登场亮相。

A 儿时心中的圣地

1965年,田放的父亲从铁道部调任兰州机车厂工作,年仅7岁的田放也随父亲从北京来到兰州。机车厂有着浓郁的足球氛围。一段时间,全国体育竞赛全部停赛,甘肃省足球队为了保持状态,经常和兰州的一些大型厂矿企业队打比赛。机车厂足球队在当时水平不错,所以经常和省队过招。“那时候就经常到七里河体育场看球,对那些专业运动员充满了羡慕,觉得这里充满了神秘,梦想着要是自己能有一天也在这里训练比赛该有多好。”田放回忆道。

到了中学时代,田放开始训练田径,因为他的成绩比较突出,先后代表区、市参加比赛。那时,有好几位机车厂的子弟已经加入了省足球队。“我们每周六就在机车厂大门上等着那些大哥们回家,他们会和要好的小伙伴们讲述在队上训练的经过、外出打比赛的见闻。”自那时起,七里河体育场对田放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田放说,1975年,兰州市田径队和足球队、篮球队等在一起集训,备战当时的省运会。他训练之余就和足球队的孩子们一起踢球,时任兰州市足球队教练的任万年就看中了他,之后就加入了兰州市足球队。不久之后就被抽调加入刚刚组建的甘肃省青年足球队,从此,正式踏入七里河体育场。

B 八年征战乙级联赛

“我进队以后训练非常刻苦,我想这和孩提时就对七里河体育场的强烈向往有很大的关系,在青年队待了一年后,我就与同样来自机车厂的明宝泉等人一起被选拔到了一队,此后就一直代表甘肃队,参加全国乙级联赛,一打就是8年。”田放说。

“那个时代甘肃足球在全国乙级联赛中,是唯一一支没有升级也没有降级的球队,水平应该说是非常不错的。当时我们队内有魏吉祥、刘国顺、刘升等一批发挥稳定的选手,有一年我们在联赛上半年赛程结束时排名全国第一,但是下半年因为几名主力受伤、板凳深度不够等原因,成绩又急剧下滑。”田放说,“那时候我们还在七里河体育场多次迎战到访的外国球队,凭借魏吉祥的一粒进球战胜了几内亚(比绍)国家队,同时还和阿尔及利亚国家队、巴西麦根基大学队等都在这块场地上交过手。”

“可以说,能在七里河体育场代表省队踢球,就等于实现了我那时的全部梦想,所以那段日子现在看来虽然非常艰苦,但我一直非常开心,也很珍惜这段日子。”田放说。

C 担任甘肃足球掌门人

1983年,25岁的田放从足球队退役,赴天津体院深造。学成归来后先后在省体工一大队训练科、奥体中心等部门任职。直至1997年,他开始着手恢复成立甘肃省足协。1998年足协恢复成立后,田放担任常务副秘书长,主持足协日常工作。 在这之前,七里河体育场为了迎接1994年举办的全国艺术节而进行改造,将低看台改为高看台。1998年,田放组织了“庆回归·迎八运”麦斯力青少年足球比赛,兰州一中、兰州三十三中等多所在兰的足球传统学校都参加了比赛。“决赛期间,我们邀请了当时兰州著名歌唱家拉木措在一台吉普车上绕着体育场演唱了一首庆祝香港回归的歌曲,加上兰州市还提供了一场大型团体操展演,同时甘肃电视台还进行了直播,当时的七里河体育场座无虚席,这也是改造之后首次坐满了观众。”回忆起这些往事,田放至今有些兴奋。

2000年-2001年,甘肃天马开始以七里河体育场为主场征战全国乙级联赛,2002年,甘肃天马借壳升甲成功,开始了甲B之旅,而这时,七里河体育场迎来了它存在历史上的最大明星——加斯科因。2003年,因为非典事件,甲B联赛中途停摆,恢复比赛后,甘肃天马就选择了远走宁波。但七里河体育场并未因此沉寂,此后,甘肃女足、兰州新星、甘肃众友等先后以这里为训练和比赛的基地,并在全国足坛露脸。这些事儿,都发生在田放担任甘肃省足协秘书长期间,而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甘肃足球在全国足球推行职业化改革后,唯一的一个闪光的时期。

当然,2001年那场大腕云集的“央视足球明星队”与甘肃新闻足球队举行的义赛,也可谓是轰动一时。义赛由兰州晨报、甘肃电力公司、省足协等多家单位联办,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和《足球之夜》两个栏目的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崔永元、水均益、张斌、黄健翔、韩乔生、刘建宏等“国嘴”悉数到场,著名歌手谢东也前来捧场。那场义赛也是座无虚席,后来央视明星队捐献10万元,作为甘肃发展青少年足球的基金。“那时候,我们足协和兰州晨报之间合作紧密,双方联手确实搞出了不少大事。”田放回忆说。

D 拆除重建是一件大好事

“说真话,我这些年早就期待七里河体育场能拆了重建。”田放说,“远的不说,就说最近10年吧,我每年都能接到中国足协、地方足协甚至一些足球经纪公司的电话,他们希望在甘肃安排一些国字号球队的比赛,但是,因为我们的场馆没有能力承接这样的比赛,我只能一一对他们解释,可以说,老旧的七里河体育场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制约了甘肃足球的发展。”

“虽然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我知道七里河体育场拆除重建是一件大好事,但是,我从1975年起,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拆掉它,就像是抹去了我人生的轨迹,斩断了我的记忆,所以内心还是比较伤感的。”田放有点伤感。

“七里河体育场的位置非常特殊,它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位于城市中心的体育场,我相信新建的体育场肯定会成为兰州市的一个标志,我希望随着这个标志建筑物的完工,可以带动甘肃足球乃至甘肃体育走上一个新的台阶。”田放说,“今天,甘肃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球队参加全国任何级别联赛的省份,这确实让人有点尴尬,但我相信这一尴尬的局面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得到改变。”返回兰州365淘房>>

  • 独家团购
  • 订阅楼盘优惠

365推荐

换一换

热门楼盘

热门专题

  • 兰州楼市2017年一季度数据汇总

  • 8月楼市月先锋

  • 金城有一套:自带幼儿园

  • 兰州十三五交通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