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租金连遭富士康员工质疑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2018-06-13 07:41

手机看资讯

传送到手机分享给朋友随身阅读

6月11日,深圳,富士康工厂区内,一封《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引得来来往往的工人们驻足观看。

“里面的内容就是说要求涨薪,提高住房公积金缴纳数目。”“我觉得要求很合理,为什么我们在工厂工作就不能享受(住房公积金)公平待遇。”有富士康员工在电话中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这封公开信还透露了另一个关系到万科的内容,富士康员工之所以此时要求涨薪,其中一个理由是万科进驻富士康龙华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进行改造,他们担忧城中村房租将翻2-3倍,只有涨薪才能跟上房租的涨幅。

6月11日晚间,万科予以回应,称“改造前后的城中村公寓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这个答复显然无法解除这些工友们的忧虑,他们在6月12日又写一封公开信,要求万科进一步回应最高租金涨幅是多少。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获悉,其实6月10日的时候,一群居住在富士康龙华工厂附近城中村的务工人员共同召开了一个租客会议,并写下了《13万富士康劳工代表致万科、房东及监管部门书》。提到了万科与城中村房东签订合作协议,或将盲目抬升租金,政府部门应该予以监督。

这封致万科、房东及监管部门书称,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国际化大都市,每个人都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我们愿意在此继续奉献青春与汗水,我们也希望得到理所应当的权益保护,不致于心灰意冷而离开。“众贫不能独富,散财即以生财,与其废屋空闲向西风而倾塌,欹若雕楹大敞庇寒士而欢颜。”

1988年,富士康在深圳市挖下了第一个地基,随后前20年迅速发展壮大,拥有60余万员工及全球顶尖IT客户群,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专业制造商。

光环背后,屡次遭到“血汗工厂”的考问。

记者看到,这份《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中写着:富士康缴纳住房公积金比例太低,只有基本工资的5%,远远低于标准水平,直接导致员工损失近千元,近年房租一直处于飞涨状态,工资却雷打不动。

“尤其是万科进行城中村改造之后,预计房租将翻两三倍,目前单间已经达到700-800元/月,相当于薪酬的三分之一。”

有富士康员工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普通工人工资每月大约在4000元-5500元,入职越久,底薪每年有200元-500元的增幅。目前其他房企和房东签署协议改造,租金至少在1800元/月以上。万科的租金肯定也在这个范围,而且还承诺房东递增,这个我们怎么能负担得起呢?”

6月10日,租客会议写下的《13万富士康劳工代表致万科、房东及监管部门书》则提到,万科在顾及民生与企业转型考虑下,介入城中村综合整治业务,提升城中村居住环境,工人代表欢迎并全力配合支持。

但是,工人们质疑,“在以往‘万村计划’业务开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有悖于改造初衷、伤害租客群体利益的事件,13万富士康产业工人代表在此致书万科、房东、监管部门,表明自身立场,维护合法权益。”

工人们提出,有关部门应对万科改造后房源的租金水平给予指导,参考附近产业工人平均收入做出最高租金价格指引,在万科与城中村房东12年的合同期内,对每年的租金涨幅做出最高涨幅限制,规范万科等企业与租客的租赁合同,充分平衡保护双方权益。

面对工人的公开信,6月11日晚间,万科回应称,“有租户担心全面改造后的城中村公寓价格会大幅上涨带来经济压力。事实上,改造前后的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

按照万科给出的数据,位于坂田的新围仔城中村,未改造的单房均价在 800 元/间/月,一房一卫价格区间在1100元-1200元/间/月,两房一卫均价在1250元/间/月,改造后泊寓的价格区间为798元-1398元 (含家私家电)。

在福田玉田村,未改造的单房价格区间在 1250元-2600元/间/月,一房一厅或两房价格区间在2600元-4000元/间/月,改造后的泊寓价格为1398元-2498元/间/月(含家私家电)。

万科承诺,尽管付出的改造成本较高,但会努力维持单间公寓的月租金稳定。

但是,对于清湖村的改造后的租金范围,万科则避而未谈。

这也是导致富士康员工在隔天后又发出公开信《被迫搬离的工友 需要万科进一步回应》的原因。富士康工人们称,“普通工人,薪酬长期处于低位,对价格极为敏感,”尤其是参照之前万科改造项目,“万科公寓的单位面积租金价格提升无疑,另有上百元不等物业管理费、网络费用等杂费”。

这些工人表示,万科初步回应中只间接提到维持改造前后租金相等区域,但并未说明后续每年租金涨幅,“万科与清湖村房东签订合同为12年,租金每年递增3%,万科作为未来最大租赁房源供应商,应主动与相关监管部门协调发布最高租金涨幅”。

万村计划,是深圳万科在2017年启动的一项新业务,简单说就是专门从事城中村综合整治及运营。万科的目标是在深圳改造100个城中村。

截至2017年底,万科已在万村计划先行城市深圳市龙岗、宝安、福田、龙华、坪山、南山、盐田等7个片区拓展33个城中村。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此前在接触万科过程中获知,万村业务在产品模式上,核心思维就是提倡整村运营、开放式社区管理。

具体而讲,就是对于不同的城中村,采取“一村一规划”的方案,提取城中村重要元素,对其进行个性化的改造。

对于楼型规则、楼距标准的城中村(标准村),万村提出了组团、分批次修缮的做法。

对于楼型复杂、楼距非常近的城中村(极限村),万村先设计回家动线,将多栋楼的首层进行打通,并将屋顶平台联通,改善客户空间体验,并为消防疏散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

万科推出此个计划,也是看到了深圳市政府提出,“十三五”期间,收购、租赁、改建等方式收储不低于100万套(间)城中村,引导城中村通过综合整治开展规模化租赁。

对于三分之二人口都以租赁为主的深圳,城中村一直承担着解决新市民人口和流动人口的居住问题。

万科这项计划,获得了爱惜羽毛的董事会前主席王石的赞赏,他在4月22日的城市共创大会中高调称,经过40年的开发,深圳现在可开发的面积只剩下20平方公里左右,每年新增用地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深圳的1044个城中村里居住着60%的城市人口,为解决城市用地问题,万科自去年开启了改造城中村的“万村计划”,目前已探索出“城中村综合整治+物值引进和管理+城市化商业运营”的运作模式。

这1044个城中村为祖国五湖四海来到深圳追求梦想的人提供了第一落脚点,他们是特区活力与竞争力的基石。

从商业上说,动机很好。但现实中,矛盾已经出现。一边是开发商加入改造城中村,减轻了政府的压力。一边是改造而成的长租公寓是一项前期投入资金巨大、回报周期较长的微利业务。

这些官方和企业计算认为微利的业务,在成本面前,最后还是要转嫁到租客身上。而房东愿意将房屋交给开发商改造出租,也是建立在租金未来能稳定的上涨前提之下。

有业内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称:“万科不是慈善机构,就算是微利,也需要盈利。尤其是改造成本就摆着,租金上涨是必不可挡的事情。只是上涨幅度的区间范围在多少要控制。这就是一个寻求平衡的阶段,要万科这样的运营方与租客都能承受微利与涨租。”

另一位房企人士则表示,“有些国企加入城中村改造,实际上赚不到钱,他们主要起的是表率作用,但是大部分开发商进入城中村改造,一方面响应‘租售并举’的号召,帮政府解决一部分城中村改造的难题,另一方面也是开拓新的市场,以盈利为目的。对原本的居住群体的影响是并不可免,有些能承受的可以继续居住,但是有些无法承受的人只能搬去租金更便宜的地方。”

一位不愿具名的社会学者则认为,过去,工人和新市民的租客们,都是房租的无言承受者。

他认为,40年过去了,人们从未见过如深圳这件事:一个阶层能够针对一份可能不利于其利益的计划,公开发表反对意见,在房地产市场,人们看到的是房地产商公开发表反对调控政策,而针对租金反对房地产商的商业计划,这是头一次,就像一块试金石,它不仅测出了普通劳动者阶层站起来要影响政府决策的能力,还测出了一个渐趋开放社会对普通劳动者阶层反对意见的宽容和要重视。

还提醒了城市政府,不管是住房还是房租领域,在公共选择的制度安排上,除了考虑经济效应,应该更多地靠近城市社会公平合理的民主管理法则。返回兰州365淘房>>

  • 独家团购
  • 订阅楼盘优惠

365推荐

换一换

热门楼盘

热门专题

  • 兰州楼市2017年一季度数据汇总

  • 12月楼市月先锋

  • 11月兰州土地成交额近3.5亿

  • 兰州十三五交通蓝图